“陈琦格致”展览现场,看世界上最大的版画动起来

时间:2019-01-10 11:11:11 | 来源:艺术中国

资讯>

德基美术馆8F入口处的电子屏,每逢新展都会有内容更新,通常是展览主创在对整个展览或者某件作品做着某种诠释。而这次版画艺术家陈琦的大型个展“陈琦格致:一个展示和理解的实验”,屏幕上既没有人物现身,也没有任何的语言讲解,起初有线条延伸,随后变成黑白方块,再后来成片的肌理一样的暗物质在微微涌动,最终形成涟漪荡漾的水面,深至黑暗,再弥散至浅淡乃至空白……经常会有一些观众在屏幕前怔怔地看着,他(她)也许并未从头开始观看,却被这从抽象到具象无缝对接的变化瞬间吸引,后脑勺仿佛升腾起无数个为什么。

而当你进入展厅,走过技艺精湛、“以物言志”的长物志版块,穿过象征着中国文人精神世界的心印版块,万顷波涛突然就立于你的面前,长达42米的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正以经折装的形式呈现。画面中部至暗至黑,两侧则由浓及淡,逐渐弥散开来,水光潋滟,波涛汹涌却分外宁静。此刻你看到的或许是空间,或许是时间,或许是你久不曾涉足的内心世界。不少观众安静地伫立许久,诚如南京艺术学院原院长冯健亲先生在开幕式上所言“陈琦给予了他的观众一波又一波的惊喜”。

这时你才恍然大悟却又产生新的疑问,门口动画视频的名称也叫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,作者署名除了陈琦,还有薛峰。同名版画与动画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?如此巨幅的版画又是如何动了起来?

创作缘起:

为何要让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动起来?

陈琦对于这件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格外重视,这么一件令人激动的作品,应该用不同的媒介去阐释和演绎。如何呈现?以何种方式进行呈现?

陈琦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

“生成与弥散,本身就是体现生命变化的过程。这件作品不论从左到右,或从右到左,讲述的就是事物生长与消亡的过程。水是流动的,用动画的方式将作品动起来,可加强与观众的互动表现。”于是他想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在动画领域非常活跃的艺术家薛峰。

薛峰 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副院长、硕士生导师

“我在念书的时候就认识陈琦老师了,那时候我在南艺设计学院学设计,陈老师在美院教版画。后来我在传媒学院工作,陈老师是我们的院长。陈老师应当说也是我的老师。”

接受陈琦老师的委托来制作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的动画作品,让薛峰倍感压力。“绘画变为视频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,必将因不同人的介入,产生新的主体性。我在思考如何寻找到一种平衡点,才能使这个影像作品既能符合原作的气质,又具备与原作对话的价值,还要保证它能够被艺术家本人所接受。”

作品诠释:

水的创作表达

在展开新的创作之前,梳理原有的思路是必要的,很多观众都非常好奇这件巨大的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。陈琦介绍说:“这件作品共由三个单元构成,每个单元14米。中间的单元为深浅一致的水纹,左边的单元和右边的单元,从左至右分别是从无到有和从有到无。这件作品,首先要用数字的方式进行草图绘制,绘制完毕后,进行分版设计,作品共有240块印版,分七个颜色套印而成,技术非常复杂,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印版画作品。且作品从前期的草图绘制,到分版设计,再到雕刻,都是用数字技术完成的。印版雕刻完成后,再用纯手工方式去进行套版印刷,可以说是典型的传统手工艺和现代数码技术的结合。创作共计花费两年时间,仅前期草图绘制就用了14个月。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在水印版画创作技术上完成了诸多创新。”

2012生成与弥散 水印版画 380cm×4200cm 2018年

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画稿

对于陈琦的水,薛峰有自己的认知。“我喜欢水,因为水本身是能映射客观世界的一面镜子。水产生意义是因为周边的人,陈老师表现的就是水,而把很多思考的空间留给了观众。康德有个概念:一切无常都有自在之物。它永远存在在那里,但你无法掌握它。我觉得水给我的印象,也是可以跳脱表象寻找自在之物。”

“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整个画面的每一个点都弥散着,似乎都是中心点,呈现散点式、意象化的一种精神状态。”

而谈到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以中国古代经折装的呈现方式突破了展厅原有的展示长度,表现出涟漪的节奏感,丰富了画面的变化。薛峰由衷赞叹道:“觉得这个展览从策展到作品来讲都是一流水平,也确实很少见到如此精彩的想法。”

创作过程:

巨幅水波如何形成动画

陈琦将原作精彩细致的线描画稿给到薛峰,并与薛峰充分沟通之后,表达了对于动画运动逻辑和节奏的构想。薛峰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二次创作,运用动画的语言体系最终实现画面律动的编排和动画的制作。整个创作花费了近四个月时间。

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的画稿,为之后动画的制作提供了一个先决条件。但当薛峰拿到这些画稿后,起先的三个月时间他们之间并无交流。“这是陈老师对我的一种尊重,他给了我创作空间。我做动画一般会有整体计划,但这次利用业余时间用计算机做,未必提前想好每一步应该做什么,因为灵感有时会偶发,每一步都在尝试。大概三个月做好初版后,我跟陈老师正式沟通了一下,陈老师给了一些修改意见,为了突出主体,有些部分做了缩减。”

“我认为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,首先具有一种信任,也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形成自己的体系,没有自己的体系,就无法跟陈老师最后形成完整的对话。”薛峰很感谢这三个月的不接触。

在整个创作过程中,通电话、见面,薛峰在与陈琦充分沟通后,前后修改了两次,磨合得非常顺畅。薛峰说:“陈老师是我的老师辈,我很了解他,这种合作是巧合也是运气,这样彼此就能愉快地把这件事情做好。”

版画与动画,不同的呈现介质,差异化的呈现方式,也让观众对于某些表达产生了强烈的兴趣。版画中部颜色最深,而在动画中则被夸张成了绝对的黑色,对于这样的差异,陈琦的诠释是:“中间大块的纯黑代表虚幻的空间,可以给观众提供无限遐想,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。”

动画作品最后出现两个旋涡以及与旋涡慢慢重合的黑色球体,仿佛脱离了水的范畴呈现出宇宙的视觉效果,对此陈琦表示:“这是由水的概念演变为空间和时间,事实上时间和空间从来是不可以分割的。”

动画中出现的线条、方块等抽象元素,便是薛峰的表达。“影像是一个综合性文本,它有声音、文字和运动,各种元素都可以进行融合,我的表达应该是更倾向于利用影像的优势,更理性。有方格、有波浪性的颤抖,还可以看到整片水的荡漾。如果把水面缩成一根线,这种荡漾在水面的效果也是很奇妙的。画面中一些像菌群的元素,那种肌理其实是陈老师的作品原来的样子,我对它进行了数字化处理。”

临近“陈琦格致”展览开幕式的日子,薛峰正在外地开会,突然接到陈老师电话,心中还有一丝忐忑,然而陈琦老师却说:“这个动画我非常喜欢!”薛峰顿时觉得很开心,他说:“我很荣幸,如此一来,这次对话与合作就成功了。”

呈现效果:

用动态图像演绎生成与消亡

一个多月来,《2012生成与弥散》动画视频在德基美术馆门口循坏播放着,仍然会有好奇的观众对于呈现方式提出这样那样的疑问,作者陈琦、薛峰分别阐述了他们的答案。

陈琦:“动画开头延伸的直线,转变为黑白色块,这很像音乐中的引子,从抽象的图形慢慢演变成具象的水、写实的水或者是人们概念中的水。应该说水本身就是一种极具抽象性的物质。准确来讲,这一动画作品并不是想表现现实中的水,而是用动态的图像来演绎生成与消亡的主题。这也是人类永远关心的主题。”

薛峰:“美术馆影像并不要求你坐在作品前从头看到尾,对观众而言它是片段式的,在你不知不觉时慢慢地在移动。其次这需要受众们更多的主动性,需要共建。比如今天恰好有个人心情不太好,当他站在这个影像面前,可能会想到自己的事情。或者说一个心情特别滞涩的人,在经过这个不断生成与弥散的影像画面时,他可能找到一种流动感,发现万事万物都会变化。我们甚至可以去想象一下在购物中心这个环境中,有人看到好多方格,会觉得很时尚、很有审美感,对它的理解其实有赖于观众自己的心态,这种共建能得出多元的答案。”

对于这次尝试,两位艺术家意犹未尽。陈琦表示:“动画作品和版画作品可以相互解释,互为补充。以后我还会用动画制作我的艺术创作。”在薛峰心目中,陈琦老师是一位有着哲学思考的“不断更新”的艺术家。他也透露,陈琦老师已经邀请他进行下一个动画作品的合作,非常值得期待。



凡注明 “艺术中国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
“艺术中国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
维护网络知识产权。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[2011]0252-085号
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. All

资讯|观点|视频|沙龙